设为首页  |    |  联系我们

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

欧业新闻

南山鹰沟作业
浏览:138957 更新时间:2012-04-05 18:38:10

 作者:董务疆

午睡起来,乃沉醉在酒香中,一瓶古城1910珍藏版封坛年份酒,让我“不自在”的答应写一份作业—昨日走南山的感悟。

昨日四人走南山板房沟的金山沟,鹰山沟,我虽说走过许多的沟,而南山的这沟那沟却走得很少。冬春交替的气象,清新的空气,到使我有些兴趣。清晨,蒙蒙中的光影,透过那袅袅的炊烟,散落在沉静的山谷、村舍,“猎豹”的轰鸣,在山脊的雪地上,卷扬起阵阵的雪帘,
      
 
一道道车辙滑落在田园山脊,似春耕的轨迹;一阵嘎嘎的响声转移了我的目光,一间农舍的门缓缓的打开,一股暖流顺着门缝涌了出来,很快就消失在寒冬的大气中。一位未梳妆的女人蓬松的长发松散的洒落在双肩上,走向马厩,打开马厩的栅栏,放出两黑一白的马驹,那马驹向着远处的山原奔去。站在山脊上,一目了然山谷牧民村落的忙碌,圈养的羊娃子们,及不可待的围着牧羊人,享受着黎明的那份茶点。
 
 
我的那三位兄弟,对这里很熟悉,拉着我,透视着周围的山谷,感受着山谷中村民的气息。我们赶到那唯一的集镇,去看或去吃有一家姑娘的早饭。包子、臊子面,好吃不好吃,无所谓,见姑娘才是真的。姑娘长得倒是罢了,只是很康健。晚上归去,又赶到那个饭馆,姑娘未见,饭也未吃,倒是开车的兄弟在迷乱中,把腿撞到隔离墩上,痛的嗷嗷乱叫。
早饭后,车到鹰沟,沿着沟谷有一条被积雪覆盖的车道。车停在几座蒙古包前,谷地的两边各有两条滑雪道,一看就是游人在玩耍中形成的。坡道有20米左右长,坡度在40度左右,我这个较大点的顽童,一下就兴奋起来,爬上去滑下来,去体验、回味童年的趣味。因为我们是最早的游客,滑道上蒙罩着一层积雪,滑下时随着速度的加快,积雪在冲击下形成雪雾,你根本无法看清下滑的线路,只能保持着或者说回忆着儿时的那种姿态,冲下、坠下、喊着、叫着、回忆着、享受着那儿时的欢愉。吐出的是城市的污垢与浮躁,吸进的是自然与清新。
我们的那位倡导者此时早已迈着双腿,背着专业的65升的大包向深谷走去,去追寻他自己的意境,就如那深邃的印迹延伸、延伸、延伸。我们追寻、追寻、追寻,向着那山梁、沿着那深邃的印迹追寻而去。
  
一片草甸、一片阳光、一群小鸟,与我们一起休闲于这片草地上。
 
赤裸的我们一遍遍用我们的身躯拍打着大山的脊梁,拍打着高山上的雪甸,用那刺刺的积雪刺激我们的胸膛,让他更加的雄起、健壮。
 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黄昏,我们追随着晚霞去观赏落日的余晖,途中又遇见了我们早上照日出返回小镇吃早饭时的那些游客。人们用不同的理解和方式体验着、享受着山峦的景致。我们又来到了这片山脊,交流、体会照相的感悟,感受落日给大地的色彩。山脊上一颗孤立的树,一个孤立的新娘(在拍婚纱照),在落日中给我涟涟的遐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心中随着远处的灰暗沉重了许多,博格达被灰黑色的烟尘围绕着,人类在享受“文明”的同时又在享受着带来的后果。那座生我养我的博格达何时给我们带来真正的文明生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董务江   草于201234星期日2235
星期二也就是6号我去厦门开会,早上我坐在飞机上,俯瞰乌鲁木齐那片被污染的上空,我的心一片悲哀。
 
照与201236日早951分南方航空公司乌鲁木齐飞往厦门的CZ6981航班737-700B-5108号飞机上